24岁姑娘换专业满世界追猴子:极简生活也很美好

时间:2017-9-11 14:07:53来源:青岛新蓝宇钢结构有限公司
  女王到底怎么样了?老公猴还在继续发呆吗?那群猴子,成为了她日后的牵挂。

  住帐篷,没有自来水,没有电,没有网络,没有零食,他们完全回归到原始生态中。一次,在坦桑尼亚广袤无垠草原上,高久媚远远地望见,大象拖着笨重的身体,在污泥中洗澡,水牛们不疾不徐,成群结队地过河。“我体验到一种踏实的宁静感,像是碰触到了儿时熟悉的记忆。”高久媚说,她的人生恍如拨开了云雾,抵达了童年曾隐约见过的地方。

  C 追随,内心的声音

  扎在心中的动物情结

  来源:封面新闻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  由于保护区是围起来的,狐猴们并没感受到什么威胁,怡然自得地生活着。高久媚实地考察到,正如书中所说,环尾狐猴有着“女尊男卑”的思维。在保护区,母猴有着定居的权利,它们可以永住同一个地方,因此也彼此熟识。“臭美的母猴们闲暇时,常常互相梳里毛发,步伐也走得轻盈而踏实。相比之下,公猴们就得锻炼出更强的适应性了,到一段时间后,它们就得四处游动,换群生活。”

  高久媚发现,这里的猴子有着森严的“等级观念”。猴子里头领是一只年事已高的女王,她注意到,往往,在一帮狐猴正在津津有味地分食时,女王一走来,它们就乖乖地放下食物,立马让开,让女王一猴独享。“太傲娇了!”想起猴子女王的绝对的权威,高久媚咂了咂嘴。

  她叫高久媚,本来在美国学人类学,而一次非洲之行,看到了动物宁静自如的原始生活状态,这一切瞬间击中了她的内心。于是,她毅然掉头,成为不折不扣的“猴子控”,满世界追猴子。

  在美国,她体会着“狐猴女王”的傲娇与无奈,跟着厌倦了“尘世”的高龄公猴一起发呆;在泰国,她一边伐树,一边追逐任性的山头猕猴;在中国深圳,她花了两个月,近距离欣赏到了颜值最高的粉脸猕猴……

  去年夏天,高久媚放假回到成都,没待上一个月,心又痒了起来,“想看猴子,就是想。”于是,她开始在网上寻觅。最后,通过一个网站的集中信息,她联系上一个招聘助理的猴子研究项目,在泰国碧武里。于是,她穿上防晒衬衫,踩上登山鞋,捎上大量的驱蚊水,独自奔向了泰国。

  “人与动物和谐相处,世界才有活力”

  改专业闯入动物世界

  高久媚说,这并不是简单的看猴子,而是要了解他们,学会如何与之相处。“每天早上8点,走出房门,寻觅一只看上去顺眼的猴子。掐上秒表,观察记录猴子环顾周围的频率,以了解它们的对环境警惕性。”

  记者:你认为,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最好方式是什么?

  大学本科,高久媚去了美国留学,在科罗拉多学院里,她选择了亲朋好友眼里的冷门专业——人类学。“当时,高中同学出国留学的,大多选择经济学、管理学等热门专业,但我总觉得,想探索一些并不那么流行,但是直击内心的东西。”

高久媚(左)和美国同学在非洲草原。高久媚(左)和美国同学在非洲草原。

  她说,家里摆着不同的猴子玩具——猴子抱枕、猴子相框、猴子雕塑等,许多是朋友投其所好,送给她的。

  当动物研究学生跟班

  A 人生,另一种可能

  “感知生存的”本能和欲望

  大学里,高久媚沉浸在人类学的田野调查中,跑到一个地方待很久,不停地跟人聊天,不知不觉中,性情也澳门百家乐代理磨练得恬淡了许多。

  原标题:24岁四川姑娘换专业满世界追猴子:极简生活也很美好

高久媚在泰国追猴子。高久媚在泰国追猴子。

  最开始,高久媚很是嫌弃这群短尾猕猴的长相,红艳艳的脸,短短的尾巴,壮壮的身体,跟“漂亮”两字毫不沾边。“后来,看着看着,觉得它们还是丑乖丑乖的。”

  在保护区待了一个多星期,带去水果早已吃完,之后吃了几天三明治,直到离开时,高久媚依然不舍。

  疲倦时与老猴子一起发呆

  想及正好有两个同学在研究大象、狒狒,她立马回到帐篷里,拉着同学的手说:“带我和你们去玩玩呗!”

  她发现,这只猴女王其实身体有些虚弱,走路偏偏倒倒,头也常常歪向一边。随着女王逐渐老去,它的女儿也开始慢慢尝试“接替王位”。高久媚的证据是,原本无忧无虑的女儿,从某一天起,开始不断地环顾周围环境,频次越发接近女王。“这是猴群里的规则——地位越高,保护群体的义务越强,警惕性也就会越高。”

  “以20分钟为一次观察单位,观看象群组成以及活动路线等等。”高久媚说,她经常一看就是一整天,乐在其中,望见草原上的大象自由奔跑,她动笔记录着,心潮澎拜。有一次,因为太投入,她没把握住与小象的距离,离得近了,一回头突然发现象妈妈径直向他们飞奔而来,目中带着明显的攻击性,高久媚被吓得赶紧跑回车上才未出意外。

  保护区位于一个偏僻的乡村,举目无人,距离最近一家杂货店,要40分钟车程。渺无人烟的保护区中,孤零零地立着一栋房子,那就是他们唯一可选择的住宿点。

  在那里,一个日本老师带着她和另一个学生,在一个开放的保护区里,开始了对短尾猕猴长达三个月观察研究。

  这次并不系统的“野路子”尝试,让高久媚发现动物的世界才是她更向往的,回校后,她决定更改专业,学习动物研究。她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灵长类研究方向,正式“闯入”猩猩猴子的世界。

  对话

  动物梦扎在女孩的心灵深处,但随着读书升学的压力,渐渐尘封了。

  记者:你怎么看待动物表演?

  大学的时光总是很快,一晃,高久媚毕业了。

  惊叹于猴群“女王”的权威

  高久媚尤其钟爱非洲动物,电视屏幕里,肥美草地中,当硕大笨重的大象出现,摇摇耳朵,甩甩鼻子,她的嘴角就会不自觉地上扬。

  19岁留学美国科罗拉多学院,攻读人类学本科学位。大四时,由于喜欢动物,痴迷于灵长类动物研究,决定改换专业。今年5月报考伦敦大学皇家兽医学院动物流行病专业硕士研究生被录取。9月25日,她将进入新的求学征程。

  记者:追猴子的过程中,你自己的收获是什么?

  早在读小学时,高久媚最喜欢看的节目就是中央台的《动物世界》,“看着屏幕里动物自然生长的优美画面,内心朦胧地感觉到,自然界和谐安详的美妙。”

  今年3月,高久媚在深圳,跟随着中山大学的研究生,前往内伶仃岛,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观察瘦小的粉脸猕猴。“研究动物,感知它们生存的本能和欲望,我发现自己对物质的要求没有以前那么高了。”高久媚说,自己打算沿着动物研究的路,一直走下去。

  “在这个保护区,300只猕猴分成了5群,最大的群达90多只,就算是小群也有三四十只。它们分布在三四座山上,生性灵敏的猕猴随时可以从这座山翻到那座山。”当然,追猴子也成了一网页百家乐
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qdwsd.com/swh20170911cqd1vykuftz6134873.html
相关阅读:

青岛新蓝宇钢结构有限公司

以上内容品牌商标、文字、形象及内容归其下载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同意,不得使用和传播。Copyright @2006-2014 www.qdws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