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剧“个体户”陈佩斯:我经得住检验

时间:2017-10-13 8:52:28来源:青岛新蓝宇钢结构有限公司
  事实上,那片山在风波前的几年就承包了,他在那买了院子,是周末常去的一个家,想在山林的环境下“使自己安定下来”。山上种了果树,朋友们常来采摘,但没靠这座山赚过钱。

  《托儿》在第一轮演出33场后,收回投资。大道公司官网显示,该剧在全国巡演中“创造了上千万元的票房神话”。至今,大道公司先后出品了8部舞台喜剧和1部音乐剧,累计巡演超过600场次,吸引了70万观众进入剧场。

  儿子陈大愚在《托儿》里面扮演一家婚介所的年轻小老板“陈晓”。当天的排练进入尾声,陈大愚正和另一个演员对戏,父子俩因为一个位置的坐法产生了分歧。

  “自我折磨”和“取悦他人”

  2001年,成为喜剧“个体户”的陈佩斯开始演出话剧。这种演出方式有点类似旧式艺人的撂地:放下架子,直接面对观众表演,即时接受他们的反应。

  “也可以。”

  拍摄现场,就像一场戏剧排演。开拍之前,他直截了当告诉导演组,演员和摄影,自己要的是什么。一场戏他不满意的时候,直接打断,拿掉TV(监视器)。“所有的行动产生了,满意了再用TV记录下来。起码我被检验,我能够经得住检验。”

  排练休息间隙,几名年轻演员互相开着玩笑,陈佩斯在一旁嚼着根黄瓜,静静看着他们。

  现在的陈佩斯,除了研究喜剧,演出和写剧本,几乎没有其他爱好。他的世界很安静,每天腾出两三个小时在电脑上写剧本,没事的时候宁愿坐在院子里发呆。“别人都以为,喜欢穿布鞋和中式服装的陈佩斯很古朴,其实他很现代。”跟了陈佩斯三年的助理说。

  在这十多年里,他还演了《阳台》、《老宅》、《戏台》……春晚舞台上“吃面条”的光脑袋小人物转入话剧大舞台,但说的、唱的、演的还是老百姓的戏。

  陈佩斯仍然在开拓自己喜剧的疆土。

  “你做演员这行,必须得非常严格要求自己,别人能演的东西你演不了,你就没饭吃了。”陈大愚对这行危机感的认知来自父亲,后者常说,“如果导演说你会这样吗?我不会,学去,而不是说我不会,不可以,有一个新人比你强一点,立马换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陈佩斯突然意识到,喜剧是“通过自我折磨,把这先完成了,再去取悦于他人。”

  “他可以坐这边。”

  大道文化的宣传经理付蕾每次看到陈佩斯从舞台上下来,都是大汗淋漓,“他年纪大了,但表演特别用劲儿,让人担心。”

  陈佩斯老了。

  在三十多年前的小品《拍电影》中,扮演导演的朱时茂描述过这张脸:“说句心里话,这个演员的形象不是太好看,焦点要注意啊,不要对着鼻子上。对着鼻子眼睛可就看不清楚了,因为他的眼睛和鼻子的距离比较远。”

  “他主要没有使劲排我,别人的问题大一些”,陈大愚转头对记者说,要是搁在之前,陈佩斯抠细节能抠到他的眼球。

后台排演 资料图后台排演 资料图

  此后,他总问自己喜剧是什么。“这么残酷这么残忍,我当时不能接受。”痛苦了五六年,脑子里转不过弯儿来。“后来强撑着把那几年的节目也都演下来了,但是心里的那个坎儿迈不过去,认为喜剧不是一个好东西,太残忍了。”

  “不是通过搞怪的表情动作来赢得观众的笑声,而是通过故事的情节来让观众一步步达到发笑的目的。”学生陈坤解释说。

  这张脸

  坚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,他心里有谱:别人拍大时代电影时,他拍喜剧电影;相声流行时,他搞小品;别人往电视荧幕挤,他往话剧舞台上走。后来,他开办喜剧培训班,招收学生,一起走到最后的同行者寥寥几人,他知道自己难逃孤独。

  除了这场官司,那几年里陈佩斯似乎凭空消失,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揣测和流言。有人说他被央视封杀,没有任何演出机会,穷困潦倒,只能去北京郊区承包荒山种石榴谋生。

  在第三期学生钱雪莹的记忆中,学生进来后的第一堂课,陈佩斯从原始人类的进化和笑行为产生的生理机制说起,“统摄笑行为的内核就是有悲情的因素存在,优劣高低贵贱的差势存在”。

  整个排练大厅里,除了演员念台词的声音,只剩下陈佩斯给演员说戏的声音——

  原标题:喜剧“个体户”陈佩斯:我经得住检验

  导演喊停,他一下就趴到了地上,周围的人又笑了。他把脚上的蒺藜一个个拔下来,“围观群众乐的呀,开心的呀,都笑的不行了。”

  那时演员剧团需要一些出演反派的演员,陈佩斯那张“长得比他爸爸还难看”的脸,恰好为他谋得一次机会。

  但这张脸被观众熟知,是在上世纪80年代,他作为一名喜剧演员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舞台上。

  1991年,陈佩斯脱离体制,单打独斗,在海南注册成立了一家喜剧制作有限公司。两年后,他把公司改名为“大道影业公司”,取名“大道”是因为希望“这是一条走得通、说得清、道得明,可以坦坦荡荡地走下去的路”。这是中国最早集影视、制作、发行于一体的民营企业。

  2017年夏天的一个早上,63岁的陈佩斯5点多起床,6点吃完早餐,经过“太太审查”后,他穿着一件浅粉色的衬衣出门了,手里握着一支牙膏和牙刷迈进排练厅。

  在上世纪80年代的老照片里,陈佩斯打扮时髦,长发飘飘,衬衫解两个扣束在牛仔裤里。如今,年纪越大,他越返璞归真,穿长衫踩布鞋。

  陈佩斯做的是结构喜剧。

  一名年轻演员刚讲出台词,陈佩斯打断了他,“这表演整个是不对的,要特别积极的,你是急不可耐地要表达这句话。”他边说边自己演了起来。

  这是陈佩斯的第一部话剧,也被认为是他的代表作之一,2001年推出后至今演了几百场。

  最早出现在他和朱时茂的小品《警察与小偷》中。警察问小偷,你在哪儿上班?小偷答,派出所。警察问,派百家乐网址出所出来去哪?小偷答,去监狱。

  2012年,陈佩斯开办大道文化喜剧表演培训班开始培养喜剧人才,每期选拔十几个人,但最后留在喜剧舞台上的只剩下三四人。

  “你应该给他腾出一个位置。”陈佩斯指着另一个演员说。

  直到有一天,他再看卓别林的电影《城市之光》,看到挂在墙上那张翻上翻下的床。“我想我拍一部电影,一个镜头要拍很多遍,他一个镜头拍了七八分钟啊,一个镜头完成的得拍多少遍啊。”每一个技术和小的动作环节我看的很开心,电影里的卓别林一会儿被床弹起来,一会儿被砸下来,一会儿又挂在墙上。

  《阳台》里,某机关处长侯建设就是这么一个人。“把他的存折一股脑都带走了,他的行动线就产生了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钱丢了,这个悲情内核是能要他命的,由此,他就产生了他的行动线,要把钱找回来呀。”

  “搞喜剧的有一个绝对的标准,就是观众的笑声。”陈佩斯有一个习惯,每次从舞台上下来,都会站在侧台的幕布旁,看其他演员的演出。

  “撂地能成就一个艺人,能得到很多舞台上得不到的经验。”陈佩斯说。

  陈大愚坐在排练厅里的航空箱上,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排演《托儿》。平时由他负责演员的排练,那天他嗓子不舒服,于是请父亲“出山”。

  喜剧“个体户”

  从2005年的喜剧《阳台》起,陈佩斯开始在舞台剧作品当中运用自己的喜剧理论。他认为,喜剧是依据条件存在的。比如悖逆条件就是创作者找出人物的行动线,然后利用另一个事件或者情况刺激导致人物行动被迫中断。

《好大一个家》剧照 资料图《好大一个家》剧照 资料图

 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发自北京

  “3,2,1,开幕。”陈佩斯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,话音落下,演员开始了表演。

  第二年,陈佩斯和朱时茂一张状纸将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(央视全资国企)告上法庭,状告原因是对方未经作者授权,在发行的光碟里收录了他们在春晚舞台表演的8支小品。

  那天晚上7点半,排练结束。陈佩斯的光头上扣了一顶黑色鸭舌帽,他蹬着双黑布鞋轻盈地迈出排练厅,和演员一起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“那你也不能让人家坐,你往那边,让人家坐你的位置,这个位置挺尴尬。”

  《阳台》交给了他的学生,他自己专注演《戏台》里侯班主。

话剧《戏台》剧照 视觉中国 资料话剧《戏台》剧照 视觉中国 资料

  俘虏兵不过几分钟的戏,但被陈佩斯演的活灵活现,“那时候我就觉得他与众不同,他很有天赋。大伙一块说笑话,他在语言上、动作上就是比别人可乐,他有把人弄笑的天资。” 当时在总政话剧团、参与了《万水千山》演出的编剧毓钺曾向媒体回忆说。

  排练厅的窗户占了半面墙,陈佩斯倚靠在窗前,时而站立,时而坐下。除了鼻子下面的那条灰白色胡渣和笑起来时挤出的几条鱼尾纹,他依然高大,动作敏捷,面部表情丰富。

线上

  此时,他是一个极严苛的导演。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一场电话的戏,重复排了数十次。陈佩斯的目光在演员身上游移,脸上的表情随着剧情的起伏而变化,沉醉的笑或紧蹙的眉。“这是一个动作线和反动作线的关系,你们的动作线一定是要奔着幸福美满光明,奔着大喜悦大光明去的,这就好看了。你后面被人消解,被人欺负就好看了。”

后台排演 资料图后台排演 资料图

  眼前的他眯着双眼,一小撮白胡子横在口鼻之间。他手里端着不锈钢水杯,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,阳光刚好落到他的左肩上。偌大的排练厅里,几名年轻演员正在紧张排练几天后将上演的舞台喜剧《托儿》。

  这个舞台成就了他,也改变了他,上了11年春晚后,陈佩斯和这个舞台决裂了。1998年他和朱时茂出演小品《王爷与邮差》后,再没澳门网上百家乐
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qdwsd.com/swh20171013cqd1vymviyp0678130.html
相关阅读:

青岛新蓝宇钢结构有限公司

以上内容品牌商标、文字、形象及内容归其下载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同意,不得使用和传播。Copyright @2006-2014 www.qdws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